必读书目云图

March 22, 2011 § Leave a comment

《卫报》上刊登Information is Beautiful的David McCandless根据15个权威“必读书单”的书目内容把叠加在一起做成的一张“必读书目云图”(点击图片可以放大),包括了历届普利策获奖书目,BBC《荒岛唱片》名人访谈节目的历年荐书,Oprah读书俱乐部书单,《卫报》”人生必读的100本书“等有影响力的榜单。

Information-is-Beautiful--001

最显眼的是这么几本:

《杀死一只反舌鸟》,《百年孤独》,《罪与罚》,《银河系漫游指南》,《一九八四》,《二十二条军规》,《蝇王》,《局外人》,《哈克贝利芬历险记》,《白鲸》,《傲慢与偏见》,《安娜卡列尼娜》,《动物庄园》,《战争与和平》,《愤怒的葡萄》。

至少比“一生必读的xx本书”“成为男人非看不可的xx本书”这种标题唬人,内容却俗不可耐但还被广泛转载的书单来得靠谱得多。

15个书单的完整书目可以在这里找到。

Advertisements

大学里永远也学不到——硅谷老将Steven Blank谈大学教育与业界脱节

February 22, 2011 § Leave a comment

本文同步发表在@36氪上。

Steven Blank 是一位在硅谷创业界很有影响力的人物,曾经创立8家创业公司,退休以后常年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讲授创业课程,《硅谷秘史》的作者。

他最近的一篇文章解释了为什么很多大学的学科设置和教育体系跟不上当前业界正在和已经发生的变革。中国大学和美国大学的体制接近,文章中揭示的问题完全符合@NoTor几年前在国内念大学的经历。我把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翻译出来,希望对大家能有所启发,以主动的方式思考和看待自己的职业发展,大学教育体制的进步不是总能跟上时代脚步的。

教育就是忘了在学校所学的一切之后剩下的东西。

——爱因斯坦

职业发展的烟囱模式

大学生只接受单一专业的训练(比如设计,工程或者商科),毕业的时候都被培养成缺乏多学科工作经验的专才,这是我们业界现在面临的一大问题。

在上个世纪,我们都默认这样一种情况:刚毕业的大学生找到工作一份,然后在第一年里把精力集中在和专业相关的任务上。直到职业生涯的中途,他们会不得不从事跨专业的工作(比如需要和设计师和产品经理一起工作的工程师,或者反过来),学会和多领域的人合作,并管理他们专业领域之外的多个团队。

只有在毕业生要加入的公司能提供10年左右稳定的职业发展阶段让他们最终跨越专业局限的情况下,我们在设计,工程和商业领域的现行教育模式才是有意义的。

20世纪大学职业化教育的倒烟囱模式

现在,在这些还保留着20世纪传统的大学里接受教育的大学生,依然延续着这样的教育模式:从一些宽泛基础课程开始,然后很快推进到一些面比较窄的专业选修课。跨学科和合作性的课程作为选修课出现,但并不足以填补设计,工程和商业这些领域之间的鸿沟(图中的gaps)。

复杂多变环境里的跨学科教育

业界现在完全是另一番天地了,毕业生要面对的是一个缺乏确定性和安全感的世界。很多人找到的工作在他们进大学时甚至都不存在。更多的人在他们职业生涯中发现他们的工作已经过时,或者转向海外外包。

这意味着大学生真正需要的是敏捷(agile)而有弹性(resilient)并且多功用(cross functional)的技能。看待自己职业生涯的时候,他们必须认识到新的领域会产生兴起,旧的领域会衰败消失。可现状却是大多数大学的培养计划和现代业界的需要脱节。

大学应该教会学生在多学科领域解决问题的能力,创新能力,敏捷行动和快速适应新事物的技能。这种教育应该带给他们能力来适应大学毕业很长时间之后才出现的新兴领域。

获得的教训

大多数大学仍然沿用狭隘的倒烟囱式教学模式

学术机构的改革非常困难

必须改革职业化教育来适应业界的需要

我们需要创新的方法来教授如何创新

2010阅读总结-线上部分

January 31, 2011 § Leave a comment

过去的一年,线上部分的阅读活动主要是在Google Reader豆瓣上进行的,这是我主要的两个线上有效信息来源。虽然也在人人上花费很长时间,但是或许的大部分信息都是娱乐性的内容,看或不看都无关紧要。快到年末开始玩新浪微博,刚刚设置好了Google Buzz和新浪微博的同步,决心新的一年认真经营一下。在Facebook,Twitter以及Quora上偶尔逛逛,主要是为了获取一些在国外的朋友分享的英语和法语内容,占的比例也很小。

Google Reader统计下来,线上4000多篇的阅读量绝对远远超过线下部分,这还没有算上豆瓣上不占少数的那部分。最近被好几个“年度决不能错过的xx篇文章”帖子折磨,这些阅读总结列举出来的都是好文章,而且很多确实也没有读过,但是让人一篇一篇读下来也会是非常令人疲劳的一件事情。如果好的内容以过高密度的形式呈现,那么实际上降低了信息的可接受性。所以,再三考虑,还是放弃了在这篇总结里列举过去一年读过的最有价值的网文的打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重点总结分享一下我阅读涉猎的领域的好的信息源头,以及我对个人知识管理与分享的理解。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波德莱尔-酒的灵魂

May 8, 2010 § 1 Comment

L’âme du vin 酒的灵魂

Charles Baudelaire 波德莱尔
Notor译

Un soir, l’âme du vin chantait dans les bouteilles :
” Homme, vers toi je pousse, ô cher déshérité,
Sous ma prison de verre et mes cires vermeilles,
Un chant plein de lumière et de fraternité !

一天晚上,酒的灵魂在瓶子里唱:
在玻璃的牢笼里,朱红的封蜡下,
人哪,哦亲爱的苦人儿,听我为你唱,
一首充满光明和友爱的歌!

Je sais combien il faut, sur la colline en flamme,
De peine, de sueur et de soleil cuisant
Pour engendrer ma vie et pour me donner l’âme ;
Mais je ne serai point ingrat ni malfaisant,

我知道在那如火的山丘上,需要几多,
辛劳,汗水和灼灼的阳光
来赐我生命,给我灵魂;
我绝无恶意,也不会把恩情遗忘,

Car j’éprouve une joie immense quand je tombe
Dans le gosier d’un homme usé par ses travaux,
Et sa chaude poitrine est une douce tombe
Où je me plais bien mieux que dans mes froids caveaux.

我感到巨大的喜悦,当我落入
疲于劳作的人的喉中,
他那热腾的胸膛是温暖的坟
比那冰冷的酒窖令人惬意万分。

Entends-tu retentir les refrains des dimanches
Et l’espoir qui gazouille en mon sein palpitant ?
Les coudes sur la table et retroussant tes manches,
Tu me glorifieras et tu seras content ;

你可听到那礼拜日的副歌响起,
期待在我怦怦直跳的胸口鸣叫?
胳膊肘支在桌上,袖子卷起,
你将称赞我,你将心满意足;

J’allumerai les yeux de ta femme ravie ;
A ton fils je rendrai sa force et ses couleurs
Et serai pour ce frêle athlète de la vie
L’huile qui raffermit les muscles des lutteurs.

我点亮你那欣喜的妻子眼里的光彩;
我赋予你的儿子力量与色泽
而对这生命脆弱的竞技者
我便是油,令角斗士骨健筋强。

En toi je tomberai, végétale ambroisie,
Grain précieux jeté par l’éternel Semeur,
Pour que de notre amour naisse la poésie
Qui jaillira vers Dieu comme une rare fleur ! ”

在你身体中我落下,玉液琼浆,
是永恒的播种者洒下的珍贵种子,
好让诗从我们的爱中发芽
在上帝面前萌出像是稀世的花!

Chuck Palahnuik and Church of Stories

October 29, 2008 § 2 Comments

 
丫头小姐让我推荐书来看,很久没好好读过一本书了,倒是最近把 Chuck Palahnuik的一些散见于各报刊杂志的短文看了看。
相信多数人对由他的畅销小说 Fight Club拍成的同名电影都不会陌生。之前看过morosky小姐翻译他的讲述自己做临终关怀义工经历的短文 Escort,很受震动,之后还推荐到了临终关怀协会的网页上。
 
Chuck无疑是个很不错的storyteller,像任何敏锐的小说家一样,他从自己经历和听到的故事里捕捉背后的意味,挖掘阴暗的角落。 Escort里的经历成为了后来 Fight Club里Tyler Durden和Marla Singer相遇的场景。我试图从他的故事里引出一小段来说明他的风格,但却发现片段性的叙事来传达整体的感受是他常用的写作方式,他的短文通常用简单但却令人极其难忘的短句来结束。
 
根据他在兰登书屋一篇短文 Freak Speak中的描述,他另一本畅销作品 Lullaby来自于他对父亲被情人前夫枪杀的思索。在另一篇文章 Brinksmanship中,Chuck谈到他另一本小说 Choke(由此改编的电影将于2009年一月上映)缘起于几件事:他自己患肾结石的经历,身边一位自负甚高的医生朋友在一个夜里因心脏病突发孤独的死去的事件和他姐夫的英年早逝。于是他写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为母亲住院医疗费发愁的男人在餐馆里假装被食物噎到,当被好心的陌生人“救下”以后,他试图让好心人们觉得应该对自己的余生承担责任…
Chuck担任临终关怀志愿者的经历为他构想各种生活的绝望环境提供了素材,他喜欢写人们在therapy groups, twelve-step recovery groups里分享自己经历的场景,喜欢像Fight Club里Tyler只有依靠听绝境中的人们分享他们的故事才能释放精神压力的叙事模式。
他在对于叙事这一生存方式上的思考和刘小枫叔叔《沉重的肉身》中表达的观点相一致:“只讲故事,它首先是陪伴的伦理:也许我不能释解你的苦楚,不能消除你的不安、无法抱慰你的心碎,但我愿陪伴你,给你讲述一个现代童话或者我自己的伤心事,你的心就会好受得多了。”
但是,Chuck的叙事伦理并不停留在陪伴的层次,他温情款款地发问:
Or are we more the same person than we’d like to admit?
 
他在一出戏剧中写下一个关于艺术家偷偷把自己的作品带入博物馆的故事,这些人把自己的画粘在外套的后背里,进入博物馆后悄悄地把它们放到和大师们的杰作为伍的位置上。后来他却发现其实早就已经有人这么做了。在他的 Fight Club出版之后,很多读者写信给他说他们十几年来一直是这么干的:在饭店客人的汤里尿尿,在家庭电影里插入色情片的片段,甚至成立Fight Club。到底是生活简化了故事,还是故事原本就存在于生活中?你一直试图埋藏在心底最阴暗角落的幻想或许正在某个广播电台的音乐节目中被一个不知道名字的歌手唱出来。
一直以来在教堂里,祷告桌前,忏悔室内在不断有人们讲述自己的邪恶小故事,正是在分享心底的黑暗的时刻,我们获得了宽慰和救赎。
他更进一步地指出人们有分享心底最隐秘最黑暗的幻想的需求:

"Our need to turn even the darkest parts of life —
 especially the darkest parts — into stories… our need to tell those stories to our peers… and our need to be heard, forgiven and accepted by our community . . . how about we start a new religion? "
  
Chuck的故事说到这里,如果你还有兴趣继续读下去的话,不妨去看看他自己的亲笔所述,那一定比我说的精彩多了:
 
      bigicon_sans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读品走私 category at Notor.